冬雪残梅

( *`ω´)

[花羊]白虹

#浩气正常花&恶人???咩
#辣鸡排版 辣鸡文笔
#花羊1v1,其余友情向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龙门荒漠上遍地黄沙 ,甚至风里都夹杂着细细的沙砾,一看就是不毛之地。


但这荒漠却是西域商人的必经之处,路经过此地的商人都会在那龙门镇停留以作休息,龙门客栈每天来往的人也因此变多。

瞧,这就来了一个丐帮,手握着青竹棍,走路不急不慢的。

"老板娘,来大碗酒,喝完就走咯!”

那丐帮说话时嘴上带着笑意,说完还四处张望一下,不知在寻找什么。

“这里居然没有恶人谷的兄弟在,稀奇稀奇,罢了,老板娘,酒上快点儿,待会浩气都要打到飞沙关里头去了。”

这样一来,客栈里的人全都知道他是恶人谷中人了,近来江湖上浩气恶人都不太平,为了争夺几个好位置的据点,两方都派出了大量的人马攻占据点。

正说着这话的丐帮突然看见了客栈角落里的一人,身上穿的看起来像是恶人谷的服饰,头上戴着纯阳的道冠,抱着剑坐在凳上。

“诶,小兄弟,你也是被派来守这飞沙关的吗,我名萧子衍,若能同路,丐爷我也想有一个同行之人。”

那道长抬眼看了看他,点头答应,缓身站起。

“在下言知非,本是来这飞沙关寻旧友,既然萧兄与在下同路,那就作一回这同行之人吧。”


两人在客栈稍稍停留就骑马踏上去往飞沙关的路,一路上萧子衍一直与道长唠着琐事,什么扬州城里来了个擂台霸主,苗疆一位大毒师又炼出了什么蛊祸乱中原,这些消息好像都是他在酒馆里喝酒得知的。

道长偶尔回应他几句,多数都是那萧子衍在絮叨,这般那般,也快到了飞沙关。

“飞沙关已到,在下也要先去找故人叙旧,待这战事平复,再与你品茶论道,如何?”言知非转身对着丐帮说道,同时还在包裹里翻着什么,最后拿出了一根糖葫芦。

“最后一根了,本来是给师妹留的,如今就赠予你吧。”说完便要踩着大轻功想走。

可他没料到的是,在他将要离地的最后一刻,萧子衍抓着他的后衣领,又把他拽了下来。

“你.......”

话还没说完,他就被萧子衍敲晕过去。


“我以为纯阳宫的那些道士都是一副冰冷面孔的,居然也有这种谈得来的。”

“要是......还可以做朋友。"

“可惜了。”

萧子衍手伸向那道长的颈部,刚打算发力,却被来者阻止。

“他还有用?看上去只不过是个普通的道士。”萧子衍疑惑的看着来者,手慢慢放了下去。

来者袭着一身花谷弟子服饰,手持一支玉笛,一双凤眼看向萧子衍,意味不明的笑了笑。

“他的确不是恶人高层的人。”

“可他却有飞沙关的通行令,你也应该知道,什么样的人会有通行令。”他将手伸进言知非的包裹,拿出了通行令。

“江湖流传飞沙关统帅秦浣对其幺弟十分宠爱,曾用重金寻求过陨铁为他打造轻剑。”

“这名道士与那统帅幺弟年龄相仿,虽姓不相同,可也有几分可能。就算不是,那也一定是那指挥的亲近之人。”

萧子衍听罢,晃了晃头。“你们这些人想的怎么都这么多,那就听你的,把他绑了带回去吧。”随后口哨一吹,只见白隼落下,双爪牢牢抓着丐帮的肩。

“好阿白,快去给你最喜欢的黑王八哥哥报信,路上可别贪吃的去了啊。”

那白隼通得人性,抬爪在萧子衍脸上划下一条红痕,然后整理整理了羽毛,一飞冲天。

“你还是老样子,取名品味还是那么的差。”

“哈哈,比起当年你给柳大爷那雪貂取得'小棉花',我可好得多。”

评论(5)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