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雪残梅

妈妈他是天使吗

[花羊]白虹 03

剧情托好长 本来想写中短篇的
结果花蛤到最后才露脸,弟弟也是
师傅是个咩萝,她的故事其实很短,不敢写爱恨情愁,很俗
每更好短啊,看来要攒着发了
溜了溜了
这个垃圾排版 受不了了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#03
“被封了,我知道的,先不说这个”言知非反问道。“秦浣他那个计划实施了没有?”

“你还问秦浣,你先想想你自己吧,多久之前的事了,怎么就没见你说过?”她一边紧紧抓着机关翼,一边将肩上绳子一勒,又传来一声言知非的哀嚎。

“唐姐姐,静淞姐,我的好姐姐,求你别勒这么紧,松一点,我背上还有伤。”言知非就这么被架在肩上一动不动,用最后的力气说出这段话。

“你什么时候这么憔悴的,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“在扬州和仇人碰上了打了一架,一不小心就被伤了内脉,没时间去医馆只好暂时封住了,反正不是那么严重吧,背上的伤也是这么来的。”言知非放松了身子,任命似的就让绳子那么捆着。

唐静淞沉默了一会,过后才说道:“那好,但你必须得去师傅那里一趟,让师傅给你看看。”

“我去她那里还不被她打死....我去修剑宗了。”他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,可还是被耳力极佳的唐静淞给听到了。

“你是说,修剑宗了?”她的语气十分平静,听不出半点情绪。

言知非听完还有的侥幸,这位师姐对师傅顾韫玉言听计从,事事都先考虑那位在外看似真正拥有“仙风道骨”的师傅,师傅曾因他说要转修剑宗而大发雷霆,那这位师姐知道,肯定是要先被责骂一顿的,但听师姐说话的语气,好像对这事也没什么意见。

随后言知非就又晕了过去。


醒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熟悉的房间,破旧的木凳,快断了一个脚的八仙桌,破了无数个洞的纸窗,他现在躺着的地方,应该是这个房间唯一干净的榻上。

还是来到师傅这了,他这么想着,扭头一看就见着师傅就坐在榻的另一侧看书,见他呆愣地看着她,顾韫玉也扭过头来看着他。

“在想什么?”区别于师傅说话语气的严肃,她长着一张稚嫩的小脸,从言知非刚被她收为徒开始,她的容貌就没变过,如那刚入纯阳宫的稚子,却不可被人轻视,言知非的记忆里,师傅就没有输过,也可能是因为她足不出户的原因,在他眼里,顾韫玉就是他从小瞻仰的师傅,十八年来这瞻仰的目光从没变过。

“徒儿在想...想师傅。”言知非不知道怎么回答,难道真要说出他在担心师傅因听他修剑宗而发怒?

“你的内脉需要长期的调理,但看你,好像也没那时间空出来修养吧。”顾韫玉端起破桌上的一盏茶,捧起来轻轻抿了一口,这个习惯她就没变过。“你为什么要为你弟弟牺牲这么多,值吗?”

“值不值也要看之后了,我和秦浣还有朝宗,终究还是有血缘关系的,我想守护这份亲情。”他如此说道,语气平淡,好像遭这事的不是他自己一般。

顾韫玉听完便笑了笑,“你还重视亲情,我从小看你长大,怎么以前就没见过你那么看重你弟弟,罢了,你这次被抓到浩气营地去,要不是你师姐去救你,早就被那万花给弄得死去活来了。”

“那万花,就是那个来审讯我的那个?”

“能审讯的万花那边也只有他了,是不是叫裴澹雅?”她起身下床,将茶盏放下,与言知非面对面地说着。“裴澹雅在浩气里并不出名,他刚进浩气就隐藏实力,做了一名营地中的军医,后来那营地发生了一件很大的事,那件事让裴澹雅也受到波及,和这事有关的人都被处死了。”

“而裴澹雅摆脱了前来抓捕他的人,亲自去了谢渊那与他交谈,走出正义厅的门槛,谢渊下令不再追捕他,并将他安排到现在的浩气盟营地。”顾韫玉不急不慢地说着,时不时还去端茶抿一口,“不仅因为这个,裴澹雅小时候,我就见过。不多说,你只要知道,他不好惹就对了,出门在外小心谨慎。”

“谢谢师傅,我会的,不管是为了谁,我都会好好的活着的,所以这点你放心吧。”言知非也不再躺着了,起身去拿自己的剑。

“对了,你修剑宗的事,”言知非身体瞬间僵硬,摸着剑的手一动也不敢动。“我不会再说你了,但我不会剑宗剑法,你得自己走这条剑宗的路了,好自为之。”

“是。”他的声音略微有些颤抖,“师傅,你..”言知非察觉到了什么,却又不敢当面问她。

“想要知道我的事,还是自己去找答案吧,也许站在他的角度,我才是错的最离谱的那个,但不管是错还是对,既然已成往事,那么也不必多言。”


言知非走出门后,就遇见了熟人。

“哥,我来了。”秦朝宗一见他就快步来到他面前,一身霸刀服饰,手中却握了一把长剑。


龙门荒漠浩气盟营地那边

“跑了也无所谓,虽然有点可惜,但看他就是那种刑讯了也不会逼供的人,不过我们可以知道,恶人谷那边,要有大事发生了。“

评论(7)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