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雪残梅

不经夸

[花羊]白虹 2

*辣鸡排版
————
言知非醒来的时候,天色渐暗。他发现他被绑在帐篷里了,绳子绑的很紧,躺在地上,转动眼睛看了看四周,对面坐着那萧子衍,他正打着盹,右手握着酒瓶,左手撑头,时不时发出点呼噜声。他的头越来越往下沉,左手越来越斜,不用看都知道不过多久他脑袋就要与地吻上了,那么他也就要醒来了。

刚这么想着,萧子衍的左手就支撑不住了,他整个人都倒在了地上,言知非瞬间紧张了起来,听到他继续打着呼噜,才放松下来

言知非:".........."

突然间他又听到帐篷帘子拉动的声音,言知非赶紧装作熟睡,眯着眼偷偷的观察动静。 过了好久都没有看到来者走近,言知非对现在身处的环境都不知道,只好绷紧神经提放着一切,只听一声:

“子衍,我出去晃回来得了些好酒,快出来喝。”

不过多久视线中就出现一双鞋,又很快出现了一只貂,江湖上会养貂的门派唯有一家,就是那霸刀山庄。

当然也有一些江湖上的独行侠会养貂,只不过很少罢了。

“又睡过去了,你带回来的人都醒了你还在睡。”

言知非听罢便睁开双眼,果然不出他所想,此人正是那霸刀山庄的弟子,衣服上还有那浩气盟的图案。

见他睁开了眼,霸刀弟子也转头与他对视,片刻后那霸刀扭过头去,去将萧子衍推醒。

萧子衍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,揉着眼睛看向霸刀,看到霸刀那严肃的表情后立马若清醒状,站起身与霸刀一起离开,留下言知非一个人在帐篷里。

他再次闭上眼,既然现下没有办法逃脱,也只有等待下一步的发展。


过不了多久,帐中进来一看,言知非抬眼一看,是一万花。那万花对他笑了笑,拉过一张木椅,便在他前面坐下。


“道长,你应该知道自己的处境吧。”那万花先开了口,看着言知非那冷淡的面孔,左手一直摩挲着笛子。

“知道什么,被抓到浩气盟了?我一普通道士,你抓住我,也问不出什么来。”

“普通道士?”万花看了他一眼,放下手中的笛子,站起身来“那么这通行令又从何而来,道长可有缘由?”

“……”言知非抿着唇,没有开口。

“言知非是假名吧,你的身份,就是那飞沙关统帅其弟秦朝宗吧。”


“先让我起来。”言知非终于开了口。


“反正都是要说的,躺着还更舒服点。”万花还是将言知非扶了起来,“道长这般避开,是承认了?”

“我不是秦朝宗。”

“那你是谁。”万花没等他说完就接上了话,“据我所知,秦浣可没有把通行令给别的什么人。”

“我就是言知非。”他直直地看着万花,没有半点迟疑。

万花伸出一只手搭在了言知非的右手腕,看了看他,“身份。”

他沉默了许久,就在万花快捏碎他手骨的时候,“秦浣其兄,别捏了,疼的。”

“我可没有听说过秦浣他有哥哥。”

“母亲产下我就将我送出了秦家。”言知非顿了顿,“这个解释怎么样。”

“还有呢?”万花低了下头,刚刚给言知非带来了一种“居高临下”的即视感。

“你还想听什么?”言知非歪了歪头,一直抬着头看让人骨头深疼。

“那就来说说关于恶人谷的吧,你所知道的。”万花又走回了木椅边坐下,整个人靠在椅子上,就这样刺激着言知非。

“我不常参加恶人谷的参谋,你应该知道的,我不是恶人谷高层。”

就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,帐外传来了脚步声,一名唐门女子在了帐前。

“裴先生,统帅们正在等你过去,说审讯先放一放,有急事要处理。”唐门女子在帐外说着,声音中有着三分急切。

看来真的是比较重要的事。“那么道长裴某先走一步,待会再来陪你。”说完便走出帐篷,回头看了眼言知非,对那门外的守卫交代了几句。


待那万花真的走远了,言知非腹部突然一疼,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嘴不让他发出声音,言知非疼的脸色都白了,绑在后面的手将一根绳子一拉,身上本来捆着的绳子瞬间松脱,言知非直接倒在了地上,疼痛消失了,他揉了揉他的腹部,躺在地上一动不动。


突然一位唐门女子显出了身形,一声不吭直接将言知非再次用绳子捆了起来,又直接用手将他抱起,头朝下的放在肩上,再用绳子将他牢牢捆在肩上,朝门外走去。

帐外的两名士兵都离开了,她直接走向大门,门外站着四名士兵,看到唐门女子走来,拦住了她。

“唐文雅前辈,您是奉了什么指令吗?”那四名士兵中的一位开口说道。

“裴先生让我带他回武王城,他是很重要的俘虏。”

“那么唐前辈青等我们向裴先生请示,请前辈稍等片刻。”

两名士兵不久之后就走远了,唐门女子揉了揉手腕,转身便绕到士兵身后,敲晕了他们。

随后便拿出了机关翼,带着言知非一飞冲天。


直到看不清浩气盟营地时,那唐门女子才开口,“你的经脉怎么回事?”